新年·难以求来的团聚

潮生辞:

    cp梦纶    自动避雷
    时间段设定大学毕业后。23岁x23岁
    背景前提梦明高中毕业一句话不说拿了特赦令跑回去解决了一切五年后回来重新谈恋爱追男朋友。
    周纶羽对二人关系终于松口承认之后的第一个新年。
    成年人比较好开车。不开车嘴炮也行(ntm.)


    周纶羽把清修堂的药材分门别类收拾好之时,被他搁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上,诸葛梦明那张笑得灿烂的脸随着来电提示忽明忽暗。他记得那张图是梦明刚回来时,二话不说把自己的电话卡拔下来塞到那台和他一样的情侣机里,然后咔擦一下留下了一张笑脸设成专属来电图像。


    自从周纶羽高中毕业选择了省医药大学之后,每天的睡眠时间几乎就没超过5个小时,除了医学院近乎变态的课程安排和重新回归L类生活的适应问题,诸葛梦明拿到特赦令一去不归还完全没有消息的情况掌控着他夜晚失眠和从噩梦中醒来缘由的另一半。


    大学五年来只有他的床头放着咖啡和安神的药物,头三年还有乔顺之能抽空管管他,大四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他的考场中一个玩火的C类向他挑衅,观察了一会儿那人的技巧远在诸葛梦明之下,周纶羽径直甩了一个风龙卷过去解决了他的试卷就没再理会。当晚周纶羽吃安神药的架势吓了同寝室友一跳,在他刚把药塞进嘴里的时候伸手掐着他脖子愣是没让他吞下去,末了还把他床头的一堆东西全都收走只留下了燃着的安神香。那天夜里他还是没有睡好,一闭上双眼整个脑海里都是铺天盖地的红,一如高一省统考时诸葛梦明点燃的那片大火。


    一年多前诸葛梦明终于在他毕业的那次C类聚会上现身,先是被周纶羽用红丝抽了一顿,然后被一众熟识的C类一个一个算账灌酒,本来众人想着人回来了就该劝着两个人重归于好,虽然已经脱离考场不能重续搭档情谊了,至少曾经诸葛梦明偷偷告白的时候在座都是知道的。结果还没轮到他们第二天派上用场,当天晚上周纶羽就被人吃干抹净了,即使嘴上不松口,他们就知道这两人基本算是成了,剩下的就看诸葛梦明自己力挽狂澜吧,毕竟谁让当初啥都不说扔下人就跑的人是他呢。


    诸葛梦明重新攻略周纶羽只花了半年,因为他有着在周纶羽刚升大五时就偷摸回来攻略了他父母的前提,当然,在周纶羽知道真相之后免不了一顿抽,反正也没下重手就对了。


    现在人回来了,周纶羽也再没从噩梦中惊醒也没犯过失眠,只是有些时候从药铺改成诊所的清修堂免不了有需要半夜观察的病人。


    打理好一切之前周纶羽刚送走最后一个病人,他从半夜熬到下午两点几乎没合过眼,诸葛梦明的笑脸映在手机荧幕上也提不起他的精神,他还是划开了接听键,听着那头诸葛梦明熟悉的,回来之后稍微变得温和一些的声音。


    「我到门口了,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要我进来帮忙吗?」


    「…不用了,我马上出来。」


    周纶羽说完就挂了电话,上楼回房间拿着收好的行李刚准备下楼,顿了顿还是把衣架上挂着的那条火红的围巾绕在颈上。


    回身刚把清修堂的大门锁好,手上的行李就被一只手接过,自己的手则被人握在手中哈气回暖,周纶羽只觉得困,往常诸葛梦明对他做如此举动他只会咂嘴抽手头也不回的走掉,现在他也懒得,他只想窝在车座上在回临仙的路途中补眠。诸葛梦明看着他有些泛青的眼眶伸出手指在眼眶旁轻点了几下,最终无奈叹了口气拉着人上车。


    给周纶羽放下副驾驶座的靠背,看着他歪着头闭眼就睡的疲态,诸葛梦明从后座捞过薄毯搭在人身上,刚想低头在人额上留下一吻,猝不及防被人堵住了唇。蜻蜓点水般一吻之后周纶羽带着促狭的笑意重新闭眼,把自己缩在薄毯与车座的空间里补眠,睡觉的时间里诸葛梦明可以算是他的安神剂,不会有往年消散不去的梦魇和翻来覆去就无法陷入的安眠。诸葛梦明失笑,伸手抚过搭在一旁的长发退身坐好,发动车子走上归途。


    诸葛梦明驱车回到自家楼下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中途他还跟黄巧依通了电话推迟了晚饭的时间,理由也毫无避讳地表达了自己的私心,那头林景炫名为抱怨实则理解的声音夸张地传过来,舅妈也表示理解,并把晚饭的时间推迟到了八点。


    把汽车熄火后诸葛梦明轻拍了周纶羽的肩想把人叫醒,奈何人只是嘟囔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理会他。他只得把副驾驶座的靠背缓缓调回正常,然后下车绕到副驾驶把人抱出来。刚锁上车门就听到人轻声的话语,诸葛梦明对于在睡梦中还要纠结姿势的恋人毫无办法,只得放下人重新背在背上才走进居民楼。


    「不准用抱的…」


    将周纶羽安置好之后,诸葛梦明调好家里的热水器,把换洗衣物放到床头再定好闹钟才关门下楼。差不多该帮着舅妈做晚饭了,毕竟往年的修行让诸葛梦明除了控火,还顺带学了做饭。


    七点半的时候闹钟响起,周纶羽眯着眼找着夜光闹钟的位置,关掉之后伸手开了床头灯,拿过床头叠好的衣物就进了洗浴间。


    七点五十的时候楼下的饭菜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来蹭饭的林景炫看了下时钟询问要不要叫周纶羽下来,帮忙摆盘的黄巧依头也不回地回他不用,随后就反手拍掉了林景炫准备偷吃的爪子。


    「洗手去!」


    「是是是…遵命,老婆大人!」


    然后林景炫就在黄巧依的扫粉腿到来之前迅速关上了洗手间的门,来不及收腿的黄巧依一脚不偏不倚地踹在门上,声音大得把正准备敲门的周纶羽吓了一跳,抽出红丝探进去开了门准备随时采取应急手段,就看到黄巧依在洗手间门口跺了跺脚转身跟他打了招呼重新进厨房,随后诸葛梦明从厨房里探出来,吆喝一声吃饭了又钻进去。


    关上门之后周纶羽走到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示意林景炫可以出来了,后者出来湿哒哒的手揽着他的肩就把他往餐桌领,一口一个“大舅子他老婆”喊得周纶羽忍不住削了他几根毛才消停下来。


    晚餐时间一年到头难得见面的临仙小家庭终于聚齐,还在交往的两对情侣自然免不了被家长拉着问长短,诸葛梦明表示老夫老妻没什么可担心的,末了还拉着周纶羽喝了环颈交杯酒,回礼是被周纶羽拧住腰部软肉传来的疼痛。林景炫表示他会全心全意地对黄巧依好,遭到了在座其他5个人的强力刁难。


    酒足饭饱之后来蹭饭的林景炫被黄巧依吆着去洗碗,林景炫抗议周纶羽明明也是来蹭饭的凭什么不洗,没等那对兄妹搬出一堆理由护着他,周纶羽自己起身收拾碗筷进了厨房,随后林景炫就被一脚踹了进来。


    在一起分工明确清碗洗碗的两个人一时无话,打破这种宁静的是清好碗放回碗柜的周纶羽。


    「你们俩看起来状态还不错,日子定了吗?」


    还在和黏在锅底的顽垢抗争的林景炫听到之后差点被划到手,曾经的CK主动询问别人的情感问题对他而言简直是头一遭,显然他并不知道曾经周纶羽也这么问过乔顺之。


    「大概是进门前的考验吧,电视剧不都是那么演的吗?什么男女主情投意合但是女主害羞还死活不承认设了一大堆坎给男主…喂!姓周的你怎么又削我头发!」


    殊不知自己毫无偏差地把眼前人的情感经历全盘托出的林景炫再一次被真空刃削了一次。


    放好餐具之后周纶羽拐出厨房,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扑克牌的诸葛梦明见人出来便起身,和黄巧依一家人道了别便带着人上楼回屋。


    回屋之后周纶羽扯了一条棉被裹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地换台,诸葛梦明拿了换洗衣服出来在人脸上偷了口腥就被嫌弃蹭人一脸口水,然后就被人赶着去洗澡,不然一会儿赶不上烟火大典。


    洗完澡出来的诸葛梦明把两个人的衣服一团扔进洗衣机,然后带着一身水汽嚎着“好冷啊好冷啊”挤上沙发跟周纶羽挤成一团,估计觉得不够暖和伸手一捞揽过人腰背靠在自己怀里才消停下来。


    两个人窝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从高一的相识聊到梦明的技能修行。


    「所以你做饭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的?幸好那个时候我自己去修行了。」


    「喂你不能瞧不起馒头啊!做馒头也很难的好吗!」


    从省统考的开始讲到那次梦明差点离去。


    「你老实说你那个时候真的只是因为想变强?」


    「周纶羽这个问题你问了我百八十遍了,我那个时候真的只是想快速提高救我父亲啊!」


    从高二的开始讲到高三结束。


    「那次你真的吓死我了,真空鞭的弹力什么时候那么大了你整个背上都是血!」


    「反正已经好完了,那条疤你又不是没见过。」


    从梦明毕业离去讲到终于团聚。


    「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不辞而别了。」


    「…哼。」


    时间在两人的聊天中迅速的流逝,从窗台望出去,烟火大典已经从远处的人民广场升起来,诸葛梦明把聊完天之后一直昏昏欲睡的周纶羽叫醒,抱着人转了个方向面朝窗台。


    从高三毕业的分别算起,这是两个人几年之后第一次聚在一起跨年。诸葛梦明环着人絮絮叨叨,周纶羽仰头靠在他颈窝轻笑,随后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语。


    「你今年不举?」


    「哈?」


    诸葛梦明被人一记直球打蒙。


    「去年元旦你没跟我一起跨年,春节的时候按着我做了四次还说今年要从元旦开始补回来。你现在…不行?」


    周纶羽曲着手肘往后挠着诸葛梦明的腰,侧首把自己温度升起的呼吸打在人颈侧。之后却被人制住行动环在怀里,颈窝被人下巴抵住,诸葛梦明强制平复的呼吸声给周纶羽带来安心的感觉,耳边人的低语让他轻轻拍了拍人环住自己腰腹的手。


    「我想啊,但是你的脸色告诉我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又熬了几天夜,回去必须投诉肖恩,整天跟顺之哥磨磨唧唧耽误工作,老把你支着坐堂…」


    电视里倒数的声音开始响起,远处的烟火随着倒数的节奏一颗颗窜上天,诸葛梦明低头想叫周纶羽一起倒数,却看到怀中人歪头靠着自己不知何时又陷入了深眠,他回想起曾经重新跟着周纶羽回清修堂那段日子,他在客房住了几天之后就被周纶羽黑着脸拉进了他的房间,然后两个人就挤在一张被子里盖棉被纯聊天,聊困了周纶羽一偏头扯着他袖口就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醒过来的姿势是他把周纶羽环在怀里,还没来得及放手就被人当抱枕一样蹭蹭继续睡,嘴里还嘟囔着“这抱枕安神效果不错”。


    那样的睡眠方式一直持续到现在,虽然周纶羽不会在真正转醒之后再一脚把自己踹下床。


    倒数随着电视里的欢呼声响起而结束,远处的烟火再次此起彼伏的炸到天上,诸葛梦明把怀里睡着的人抱回暖好的床上,低头在人唇上落下一吻。


    「新年快乐,周纶羽。」


    周纶羽勉强撑起眼皮看他一眼,抬头蹭了人唇一下倒头就睡,诸葛梦明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听到了人模模糊糊挤出来的一句话,止不住的欣喜从心里漫到嘴角,就连晾衣服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声。


    「新年快乐,小抱枕。」

评论
热度(52)
  1. 我喜歡的喜欢应潮生 转载了此文字

© 我喜歡的喜欢 | Powered by LOFTER